你懂的国产在线视频网址,你懂的欧美视频免费观看,你懂的视频网站精选在线观看,你懂的视频在线永久免费观看,你懂的网址国产精品

您好,歡迎訪(fǎng)問(wèn)開(kāi)封市普朗克生物化學(xué)有限公司網(wǎng)站!
新聞動(dòng)態(tài)

“風(fēng)繼續吹,不應遠離,心里亦有淚,不愿流淚望著(zhù)你”讀懂張國榮這幾段往事就夠了!

所屬分類(lèi):熱點(diǎn)新聞    發(fā)布時(shí)間: 2021-03-17    作者:
  分享到:   
二維碼分享

一輩子這種事,說(shuō)起來(lái)長(cháng),過(guò)起來(lái)短。姹紫嫣紅是一輩子,斷壁殘垣也是一輩子。但人間癡情還是莫過(guò)于那句:

“說(shuō)好的一輩子,差一年,一個(gè)月,一天,一個(gè)時(shí)辰,都不算一輩子?!?

故事要從1992年說(shuō)起,陳凱歌拍攝《霸王別姬》時(shí),那時(shí)候北京還熱氣騰騰的,太多的酒被太多糟糕的胃喝下,更多的人還是不緊不慢,等著(zhù)某陣不經(jīng)意的風(fēng)吹到自己。

1992年2月的片場(chǎng)。

張豐毅還不是沙書(shū)記,他是肱二頭肌健碩的段小樓,戲一拍完,他敞穿著(zhù)格子襯衫,蹬著(zhù)二八自行車(chē),“呼呼”回家了。葛優(yōu)還不是葛大爺,那年他35歲,可愛(ài)的腦袋上發(fā)型還不錯,有影迷來(lái)簽名,就憨厚地蹲在地上墊個(gè)盒飯簽。張國榮比葛優(yōu)大一歲,那時(shí)他好年輕,好像他也從未老過(guò)。

幾個(gè)北京的高中女生,湊了錢(qián),去給張國榮送花。陳凱歌正和他說(shuō)戲,不經(jīng)意被打斷,陳凱歌不太高興,張國榮攔下來(lái),笑了笑收下。

那時(shí)候,時(shí)光真好,街上的人頭發(fā)都整整齊齊、干干凈凈的,歲月也是坎坎坷坷的可愛(ài),總是走走停停,又停停走走。

讀懂張國榮,幾段往事就夠了

02

那一年的故事,遠不止這些。

拍《霸王別姬》時(shí),劇組來(lái)了一個(gè)女演員,負責給演員梳頭,她的丈夫也在,某天為一小事,夫妻吵架,女人是犟脾氣,丈夫是驢脾氣,火一上來(lái),男人動(dòng)手打了女人。

夫妻打架,本是常事,再說(shuō)自己男人打了自己女人,又沒(méi)打你的,你替天行道也不對。這事,全劇組人都裝著(zhù)看不見(jiàn),陳凱歌繼續張羅拍戲,攝影忙著(zhù)攝影,演員忙著(zhù)對臺詞。

可卻讓一個(gè)人看見(jiàn)了,他頓了頓說(shuō)了一句:

“導演,停一下?!?

然后又把那女人叫過(guò)來(lái),看那女人身上全是淤青。這個(gè)人頓了半天,用不流利的普通話(huà)一字一句地說(shuō):

“任何人都不能打女人的?!?

啊,張國榮就是這樣的人。

還有一個(gè)故事。

故宮午門(mén)外廣場(chǎng)拍夜戲,晚景、燈光布置好了,這場(chǎng)戲是程蝶衣給段小樓送劍,程蝶衣剛進(jìn)城,遇到日本兵。日本兵挑開(kāi)黃包車(chē)的簾子,只見(jiàn)那人臉上胭脂紛亂,嘴角殘痕。

這場(chǎng)戲,本只有半分鐘,本來(lái)說(shuō)拍完就走。待陳凱歌轉身準備離去時(shí),卻見(jiàn)那個(gè)人獨自坐在黃包車(chē)里,待撩開(kāi)黃包車(chē)簾,只見(jiàn)那個(gè)人已在黑暗中,哭成淚人。

往事就像鏡子,鏡子總是奇奇怪怪的,因為它總能把兩行的眼淚變成四行。張國榮呀,就是這樣的人,總像是黑暗奮不顧身?yè)湎蚬饫?。淡淡的濃,濃濃的淡?

讀懂張國榮,幾段往事就夠了

電影《霸王別姬》截圖

03

在電影里,他是濃濃的淡,在他一共拍攝的61部電影里,你總能見(jiàn)到一個(gè)少年,這個(gè)少年從來(lái)都是憂(yōu)郁的,話(huà)也不多,眸子很亮,總是喜歡深邃地往外看。至于外面是什么,他自己也不知道。

在《阿飛正傳》里,張國榮穿著(zhù)白背心,背心干凈得像雪,這個(gè)像雪的人站在鏡子前跳恰恰舞,仿佛隨時(shí)都會(huì )被融化掉。

他是那只沒(méi)有腳的鳥(niǎo),一輩子只能下地一次,那一次就是它死亡的時(shí)候。

那個(gè)眼神,我在《東邪西毒》歐陽(yáng)鋒的眼睛里看到過(guò),他坐在沙漠里,迷離地凝視著(zhù)起伏的沙漠。在《倩女幽魂》中,那個(gè)眼神又出現在寧采臣的眼睛里。后來(lái),那個(gè)眼神又出現在《春光乍泄》何寶榮的眼睛里。

他一生拍了61部戲,其實(shí)都在演那個(gè)眼神,那個(gè)眼神只屬于張國榮,并從未出現在別人的眼睛里。

判斷一個(gè)演員是不是好演員呀,其實(shí)只需要看一個(gè)眼神就夠了。臉蛋好的人太多了,演技好的人也多,可眼神好的人呢,太少了。

要知道,生活里,你能看到姹紫嫣紅的臉,卻難看到炯炯有神的眼。

讀懂張國榮,幾段往事就夠了

04

眼睛炯炯有神的人,多半深情,因為在生活里看到啥,都會(huì )不自主地裝到眼睛里,然后又裝到了心里。

2009年,梁朝偉來(lái)內地演出,走出機場(chǎng)時(shí),大陸粉絲在他旁邊高喊:“梁朝偉!梁朝偉!”梁朝偉步履匆匆,并不理會(huì )。

突然,人群中一個(gè)粉絲沖著(zhù)梁朝偉的背影大喊:“黎耀輝,你還記得何寶榮嗎?”正匆忙趕路的梁朝偉一下子停住,轉身點(diǎn)頭回答:

“記得?!?

2013年,梁朝偉出席紀念張國榮逝世十周年演唱會(huì )。那天,站在臺上的梁朝偉對著(zhù)天空說(shuō):

“你離開(kāi)不久,我還留著(zhù)你的電話(huà)號碼,有一次不小心撥錯了,我給你留了一句話(huà),不如我們從頭來(lái)過(guò)!“

聚光燈打下來(lái),一向沉默內斂的梁朝偉,眼眶泛紅,半天后,忍不住哽咽起來(lái)。

一個(gè)走散了的人,能讓別人在多年后,內心還會(huì )疼,那這個(gè)人不簡(jiǎn)單。

05

心會(huì )疼的人還有林青霞。

林青霞剛從臺灣到香港,當年的香港,黑幫挾持電影市場(chǎng),李連杰去香港拍戲,經(jīng)紀人被槍殺,成龍也被黑幫開(kāi)過(guò)槍。林青霞剛到香港,同行排擠、黑幫威脅,孤獨無(wú)助。人世上,人們追索人心的深度,卻往往看到人心的淺薄。香港演藝圈幾千個(gè)演員,沒(méi)人說(shuō)一句話(huà)。

只有張國榮站出來(lái),又訓同行,又找人保護林青霞,如此熱血的人,真不多見(jiàn)。

他幫過(guò)的人有張學(xué)友、趙文卓、吳宇森,林志玲,直到多年以后,張學(xué)友還說(shuō):“我只是比他小幾歲,但是他覺(jué)得我是他的弟弟,便真的把我當作一個(gè)弟弟一樣的去照顧?!?

林志玲當年從臺灣到香港發(fā)展,在香港沒(méi)有人看得起模特出道的演員,甚至沒(méi)人和她說(shuō)話(huà),可每一次她到了張國榮跟前,張國榮都會(huì )很和藹。那時(shí)候,張國榮是大的明星,而林志玲只是剛剛出道的新人。多年以后,林志玲談起張國榮,都會(huì )說(shuō):

“感謝他,在他身上,我感受到了尊重!”

當年的江湖已經(jīng)遠去,而情深義重總會(huì )讓人一記便是一生。就像一棵樹(shù)撼動(dòng)另一棵樹(shù),一朵云推動(dòng)另一朵云,一顆心靈喚醒另一顆心靈。

很多時(shí)候,每個(gè)人來(lái)到世上,都是為了和一個(gè)舉著(zhù)燈,在他身上能看到自己的人相逢。

心疼的那個(gè)人是唐鶴德。

對于張國榮來(lái)說(shuō),唐鶴德就是那個(gè)舉燈的人,當26歲時(shí)的張國榮遇到23歲的唐鶴德,張國榮便在唐鶴德身上看到了自己。

從此,倆人結伴而行,一走就是18年。

在同性戀上,張國榮是生活里的勇者,率真而坦蕩。正如作家李銀河所說(shuō):

世上沒(méi)有一種愛(ài)情是錯誤的,只要是愛(ài),就不是錯。

當全世界對我冷嘲熱諷時(shí),我依舊明月直入,無(wú)心可猜。2001年10月,當他們走在香港的街道上,面對狗仔的鏡頭,唐鶴德感到害怕,而張國榮握住唐鶴德的手卻并不分開(kāi),這便是勇氣,這便是坦坦蕩蕩。

時(shí)間沒(méi)有沖淡的人,值得珍惜一輩子。

1997年的演唱會(huì ),張國榮對著(zhù)臺下萬(wàn)千觀(guān)眾說(shuō):“這首歌送給我的摯友,唐先生?!迸_下瞬間哄聲一片,張國榮淡定轉身,飽含深情演唱了一首《月亮代表我的心》,沒(méi)有閃躲,沒(méi)有隱藏,坦坦蕩蕩。

提到唐鶴德,張國榮只有一句話(huà):“他人很好,也很懂我?!?

其實(shí),全世界的人都是孤獨的,我們每個(gè)人都是被劈開(kāi)成兩半的一個(gè)不完整個(gè)體,終其一生在尋找另一半。

06

2003年四月的第一天,香港街道人來(lái)人往,車(chē)水馬龍,喧鬧地一如往常。唯一不同的是,那天天空飄了點(diǎn)雨,暮色中的香港,籠罩在細雨中。

張國榮走上文華東方酒店的頂樓,俯瞰香港,他如細雨中發(fā)呆的石獅,看到暮色四合,看到繁華匆匆逝去,終其一生,不發(fā)一語(yǔ)。隨后,他屏住呼吸,如蝴蝶般飄落,就像一滴水消失在水中。

或許,那一刻,他還像當年在《霸王別姬》中,

“說(shuō)好的一輩子,差一年,一個(gè)月,一天,一個(gè)時(shí)辰,都不算一輩子”。

那天,他也許會(huì )坐在巨大的黑暗里,哭成淚人。但,這一切我們都不得而知了。

但如果時(shí)間回到他6歲的那個(gè)夏天。

那年夏天,香港的街道斑斕閃爍,男男女女走在路上,手里五顏六色的雪糕倒映在地面上,是無(wú)數個(gè)搖搖曳曳的影。

張家的傭人“六姐”帶張國榮上街,路上,張國榮碰到自己的父親,父子倆沒(méi)說(shuō)一句話(huà),然后擦身而過(guò)。

他的一生,父親是個(gè)陌生的詞。

那年,這個(gè)6歲的小男孩牽著(zhù)“六姐”的手往前走,走著(zhù)走著(zhù),“六姐”的手松開(kāi)了,然后,只剩下他一個(gè)人繼續走。

一直走到了47歲,今年,又正好是15周年。

碑是那么小,與其說(shuō)是為了紀念,更像是為了忘卻?,F在,只要想起張國榮,就仿佛想起一生中遺憾的事,梅花就落滿(mǎn)了南山。